大稻埕.老店创新
时间:2020-05-22 出处:U生活通
茶叶不多不少茶壶底部铺平就好,90度的热水注入等候一分钟,甘甜浓厚的茶香随着老闆泡茶的忙碌逐渐蔓延......你是否也曾经,因为闻到熟悉的气味而掉入回忆的场景?容易忽略,但却最能将某些时刻烙印在心底的,那些味道。令人流口水的红烧香味,是跟妈妈逛完市场最大的奖励;茶香,对我来说,就代表着爸爸,看他兴沖

茶叶不多不少茶壶底部铺平就好,90度的热水注入等候一分钟,甘甜浓厚的茶香随着老闆泡茶的忙碌逐渐蔓延......你是否也曾经,因为闻到熟悉的气味而掉入回忆的场景?容易忽略,但却最能将某些时刻烙印在心底的,那些味道。

令人流口水的红烧香味,是跟妈妈逛完市场最大的奖励;茶香,对我来说,就代表着爸爸,看他兴沖沖地拿出整套茶具,放茶叶、沖热水、忙着将大家茶杯斟满,我则在旁边等着要将沖了好几回的茶叶用茶匙挑出放进冰箱除臭。

曾有人说过到大稻埕旅行时,一定要注意涌进鼻腔的味道,因为空气中瀰漫着各种中药与南北货的味道,独特地令人难忘,但就像勾起我的童年回忆时一样,气味代表的往往是特定时空,19世纪末,瀰漫在大稻埕贵德街的,就是满满的茶香。

1860年熙攘吵杂的大稻埕码头边,人们忙不迭停将一箱一箱远近驰名的「福尔摩沙茶(Formosa Tea)」运上船销往国际市场,而製作这些精緻茶的就是大稻埕一间间精緻茶厂,锦记、文山、新芳春等等,最兴盛时大稻埕有多达250间茶行,台湾茶叶曾佔台湾出口总额的70%也不意外了!

随着茶叶贸易没落,有记茶行是至今大稻埕唯一仅存的精緻茶厂,焙笼间、风选机、拣梗机......油漆点点斑驳生鏽,几十年的岁月留下痕迹,至今仍持续运作,边走边介绍将茶叶精緻的过程如数家珍,曾到波士顿学的第五代老闆王圣钧为何愿意回来接手家中事业?

知道当自己不回来继承,这些文化、这间店、这个牌子都将消失,再也看不见亮着红火的焙笼间、闻不到炭焙的茶香,看不到阿姨们一枝一叶地拣梗、师傅专业检视茶叶品质,拼配出一包包高品质的奇种乌龙茶,连从小长大曾玩耍躲猫猫的老茶厂,也将不复存在。

当然也可以一切都不在意,抛弃一切选择开启另一段人生,就像我也可以选择不在台北扎根,但用自己的方式认识从小长大的地方,是种爱与认同,是存在的意义。

人是很有趣的生物,我们总在不断地认识自己,透过各种方式追求一个我们喜欢得样子,想要活得更加自在快乐,有人选择抛下过去重新开始、有人紧抓着过去旧有的一切、也有人选择保有过去但详加改良,没有好与坏,端看你重视的是什幺。

有记茶行就走了最后一条路,保留旧有技术但却持续改良创新,从原本的大包装到小礼盒,符合年轻人送礼的轻巧小包装,缤纷可爱,最特别的是还可以特别订製,像是纯白色的结婚茶,就是王圣钧当年婚礼上使用的包装。

从小看着爸爸努力打拼的背影、听着祖父当年如何来台湾打拼开店的故事,对茶的感情自然深厚,所以传承到现在已第五代的有记茶行努力地推广茶文化,只要事先预约就有免费茶厂导览行程,从茶的种类到茶叶如何製作的过程一一介绍,希望能让选茶、泡茶这件事跟一般人不再有距离。

不管是文化物产或是古蹟,一旦消失就失去曾经存在的证明,而有记茶行却实实在在的呈现了当年大稻埕製茶厂的样貌,成为活着的博物馆,让我们有机会一睹,没有机会参与的大稻埕茶商文化。

那未曾经历过的事呢?你是选择与自己无关地忽略,还是求知若渴地去探索?就像也曾问自己,就算跟台北不熟又有什幺关係呢?

从小在台北长大,但逢年过节时却在南投、宜兰渡过,所以总说不出多了解台北,因为爸妈分享的成长故事背景都在南投跟宜兰,可惜的是许多地方我从没见过,有时有些羡慕朋友对于家乡的侃侃而谈,像是根扎得很深,并因为这样的连结而骄傲自得,突然间也不意外为什幺要战南北了,其中隐含的是对自己家乡的爱与执着。

而我也有点想要成为这样的人,对自己成长的地方引以为傲,就像王圣钧对老茶行的爱一样。有机会来到大稻埕,不妨来有记茶行一趟挑个伴手礼,品嚐一下当年飘散在大稻埕的茶香吧!

大稻茶叶茶厂精緻选择茶行茶香当年


上一篇: 下一篇: